贵溪第一新闻门户网站--贵溪新闻网

关键词:
文章内容 :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旅游 >

贵溪即将消失的村落(三)——坛石村

来源: 贵溪报 作者: 胡菊妹 点击量: 发布时间:2020-05-28
编者按
 
每个村落都有自己的历史印记,记述着许多不被外人而知的故事,而在时代的浪潮中,总有些村落要消失。花桥水利枢纽工程是惠及鹰潭、贵溪百万市民的重点民生工程,涉及到文坊镇6个村、37个村小组、1669户移民安置,12000多亩土地征收,这也预示着6个古老村落即将消失。一旦这些村落消失,那些被世人传唱的故事,将无从考证。近日,记者走进有着许多历史人文故事的花桥村、吊桥村、坛石村,找到当地有名望的老人,试图在村庄淡入过去并即将成为历史之前,粗浅地记下些许或有纰漏的文字。而这也只仅仅是祖祖辈辈生活于此的村民,记忆长河中的一滴水。
▲坛石村景
▲张良骥老人
花桥村卷桥上游300米处有一大片石头,石头下面有很深的水潭,所以叫潭石。后因据音填字,讹为“坛”字,便称为了坛石。坛石村土库张家组78岁的老人张良骥,拿出他记录着坛石历代年份的小本本,为记者讲述着坛石的来历。
 
▲祠堂牌匾
坛石村有着300多年的历史,最具历史年代感的土库祠堂,清朝乾隆末年建,嘉庆5年竣工,距今有206年历史。匾额上刻有兴隆公,曾经用来祭祀,如今被村民们用来办大型聚会,或是家有喜事办酒的地方。 
▲祠堂瓦片
张良骥老人把我带到了祠堂内。偌大的祠堂,凝重的颜色无一不透出沧桑而久远的故事。耸立的飞檐,屋顶上的苔藓,青砖黛瓦、鸟儿鸣唱相映成趣。
 
 
▲祠堂雕塑
祠堂分前中后三栋,头顶上的卷棚,弯曲有形,据说都是松木经过蒸煮压成弧形,千年不会生虫。窗棂和古屏都雕刻着戏文中的人物,只可惜文革中破四旧,很多图案都遭到了破坏。磉石柱子上一根根杉木200多年不腐,全因先人们在柱子底部凿了一圈透气孔。张良骥老人说祠堂进行了三次维修(1962、1994、2004年)都是村民自发捐款修缮。
 
▲老祠堂
老祠堂,犹如坛石村的眼睛,默默注视着吊桥的历史兴衰,记录着一段段感人至深的岁月。
 
▲老宅院
坛石村有许多老宅大院,随处叩响一扇闭合的木制大门,便能叩响坛石村那些隐藏在街巷深处的人文故事。灰色的瓦片,灰色的木板墙,经过了无数年代的洗礼,在阳光下显得厚重。从一户走到另一家,感觉是在做一次穿越,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年代,一个陌生的地域,心里充满了崇敬。
 
▲张良荣家
▲老宅木雕
60多岁的村民张良荣家里5代人,都住在有160多年历史的老宅。老宅都是木制的,柱头上的雕花也有百年了,虽然斑驳,但当阳光照在上面,光影的不断变化仿佛就是它的诉说。宅子虽日渐老去,但张良荣还是有些不舍。他习惯了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简单农耕生活。他所有的记忆大部分都是这老宅子的生活景象。对即将开启的新生活,略显不安,但更多的是期待。
 
▲枫树垅
故土难离是所有人的共同情怀。枫树垅,是坛石村祖祖辈辈挥洒汗水,开荒种地的地方。曾经的荒山、荒洲变成了如今一望无垠的良田,过些时日,这里将被淹没变成汪洋。张良骥老人注视着这一大片田地,似乎沉浸于那曾经挥汗如雨,简单快乐的农田时光里,久久没有移步。
 
▲旗杆石
坛石村的旗杆石也特别多,传说曾经出了个旗牌官,旗杆石分布在各处,但都没有刻名字,也不知真假。
 
▲村中老宅
听张良骥老人讲述了许多,总感很多没有看够。还想参悟更多,于是又漫无目的地游走在村间,用心记录着每一寸值得思考的角落。时代在前进,有消失就会有新生。正如暮色下,移民们聚集在挂满枇杷的树下,谈李家妹子要嫁了,张家大叔选了两套房的其乐融融……
 
编辑:胡菊妹  主编:张莉芳  总编辑:江小明

    关注民生

    贵溪市防控指挥部及21个乡(镇、街道)开通

    资讯排行

    首页 - 领导实干 - 焦点关注 - 关注民生 - 青年先锋 - 文化旅游 - 部门动态 - 乡镇之窗 - 教育法治 - 聚焦两会 - 十 九 大 - 电视报纸
    江西省贵溪市政府大楼12楼贵溪新媒体中心     新闻热线:0701-3431110    赣ICP备15007100

    返回顶部